首页
院·部简介
师资队伍
教育教学
科研学术
党建工会
管理规定
本科生园地
研究生园地
下载中心
十九大专题
首页 >> 院部简报 >> 医学人文周专题 >>
 
第六届医学人文周之电影《杀生》观影感受及活动记录

发布日期:2013-12-05 访问次数: 字号:[ ]


  2013年11月18日晚,逸夫楼702教室里座无虚席,甚至连过道里都站满了人。北京大学第六届医学人文周人文电影放映活动在这里举行,本次活动有幸请到中国第六代导演中的怪才管虎导演,并播放其金马奖获奖影片《杀生》。活动由医学人文研究院副院长郭莉萍老师主持。

    影片通过背景架空的手法,将故事发生地点设置为与世隔绝的长寿镇,因村中发生瘟疫,医生“我”前往诊治。“我”对路上遇到的牛结实进行积极救助,却遭到村民的强烈反对,直到小男孩的出现,逐渐揭开了村中的秘密。

    牛结实是个充满生命活力的外来者,他不断破坏村里众人生活习惯、道德准则;捉弄乡邻、偷窥隐私、用圣水洗澡,甚至用“催情粉”给村里的伦理道德带来毁灭性的损害。于是村民请回接受西医教育的牛医生,通过疾病暗示、假胸片、诸葛壶、雨中洗澡等一系列方式,对牛结实的身心进行攻击。当年因牛结实的缘故,少年牛医生堵住了家里通风口,导致牛医生祖父母意外死亡。出于报仇的目的,牛医生采取了上述复仇行动。

  回首观之,牛结实又何尝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真汉子!对德高望重的老祖,他带着诚挚的敬意;割脉取血给马寡妇,他敢于无私的奉献;盗墓前垂头祷告,他内心仍有愧疚;面对生命的抉择,他毅然将生的机会让给了孩子,而自己坦然赴死。这与苏格拉底之死竟是有着相同的精神内涵。苏格拉底被判有罪,却也有机会逃脱。然而,他并不逃离。逃离,或许能保留短暂而卑微的生命;赴死,却成就了永恒的信仰与真理!识破了骗局的牛结实并非被医生的陷阱打败,也并没有在周遭压力的胁迫下放弃抗争,相反,这种坦然面对死亡,将生命的机会让给孩子的行为,是对整个生存环境和封闭社会最强有力的抗争,气壮山河而又泰然自若。影片结尾,马寡妇带着孩子离开长寿镇,车夫在笑,马寡妇在笑,牛结实在笑,医生“我”也在笑,然而微笑的内容各不相同,引人深思,又让人感受到温暖和希望。

  杀生,灭杀的并不仅仅是“生命”,还有作为自然人本身具有的“生气”。长寿镇这个封闭社会中,长寿已经不仅仅是个人的行为,它被当作一个社会指标。在这个封闭保守环境中,作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牛结实自然会受到打压和排挤。

  在观影结束后,为本次活动特意从湖北拍摄地赶回北京的管虎导演与北医同学针对电影内容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同学们争先恐后地提问,导演表达了对北京大学的文化氛围和学术氛围的敬佩,以及对同学们深入观察和独特视角的称赞。管虎导演表示电影的拍摄奉行魔幻现实主义,运用大量的象征手法:地震、微笑、阳光、催情粉、八音盒,都具有其象征意义,同时也希望观众在看到这些设定时能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导演与老师同学分享电影的创作初衷,分享创作过程中的趣事,电影拍摄场地竟然是“全然天成”,与剧本要求完全一致。社会普遍观念下,对电影中牛结实的行为仍然怀有质疑态度的人并不在少数,面对这种质疑声音,导演表示会坚持自己的电影理念,牢记要表达的主题。电影并非是鼓励牛结实的行为,而是肯定他顽强抗争,最后为了更重要的东西而放弃生命的勇气。社会上需要有小众化的电影,需要有为牛结实一样的人说话的声音,这体现了导演的人文关怀精神。当有同学提出,影片中接受西医教育的牛医生缺乏医学关怀时,导演则谦虚幽默地表示,今后电影拍摄中涉及医学内容,希望与北医学生进行讨论,做出更好的作品。

  在北医师生热情掌声中,本次活动圆满结束。相信通过这样一次活动,同学们收获的不仅仅是对于一部电影的记忆,带走的是一种思考,领会的是一种精神。

  (医学英语2010级 闫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北京大学 北京大学医学部 中国卫生法制 中美医师职业精神研究中心 
 校内选修课  中国医学心理学 课堂教学评估 核心期刊纵览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 / 医学部公共教学部   地址:中国 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38号 邮编:100191 电话:010-82802512